〝只不過〞是看不見

在醫生正式宣告我的眼睛沒救的同時,我的心就像是一面平靜的湖面,沒有任何波瀾,沒有任何起伏。沒有人相信,大家都問我重複的問題,「你都不會絕望嗎?」、「難道都不會封閉自己嗎?」、「不會覺得很無助害怕嗎?」。老實說,我的答案都是NO!為什麼?或許是因為從小就曾短暫失明過,習慣了黑暗也適應了黑暗。早就做好的心理準備,讓我平靜的接受這一切事實,想一想倒也還好。只不過是看不見罷了,不是嗎?

短暫的小小低潮期

看不見之後的日子,的確需要一段適應的時間。事實上,曾經有短暫的時間,我是抗拒上學的!因為自己從一個獨立的人變得凡事都需要同學的幫忙,我在乎的是自己成為同學眼中的大麻煩,這個小小的念頭漸漸擴大,然後變成我不想上學的原因。還記得那時候才國二吧,當時媽媽為了我不上學的問題很頭痛,最後連哄帶騙的還是讓我去了學校。一直到現在要升大三了,才發現那段時間不過是我人生中的短暫低潮期。

要同理‧不要同情

 其實,對於我失明這件事,最在意的是親愛的媽媽,怎麼說呢?因為我是家裡的獨生女,就我這一個寶貝,當然媽媽總是很捨不得!反而是我還常常得安慰媽媽說:「沒關係,我只是看不到而已。」時常有人到家裡作客,聽到媽媽聊到我失明的事情,都會說:「哎唷,好可憐喔!」事實上,這是我最討厭的一句話!因為我一點也不認為我很可憐。我,過得很快樂。

「要坐好喔,不要摔倒喔!」

因為就讀淡江大學,所以我有很多機會搭公車。發現失明之後的我,對這個社會的人情冷暖感受特別深,當我獨自一個人在外面的時候,有好心人願意幫助我,也有人對我避之唯恐不及,甚至嘲諷訕笑,搭火車的時候就常常會遇到這樣的難堪,但是又能怎樣?我只能假裝沒聽到,也努力不要放在心上。記得一次是搭公車的時候,上車要找位子坐,司機先生就跟我說:「博愛座在左手邊,要坐好喔,不要摔倒!」雖然看不見,但是卻很清楚的感覺到,全車的人都盯著我看!而我,也只能假裝沒聽到……。

 
粉紅色的人生交響曲,我願意

貝多芬在遭遇耳聾的時期,卻完成了令世人讚嘆的英雄交響曲。而我,雖然看不到,但是卻一樣的熱愛著音樂。沒想到在加入苗栗縣視覺障礙者福利協進會之下的一個機緣,我成為協會裡心視界樂團的一員,這樣的機會讓我能夠發揮所長-鋼琴。最棒的是,我能夠跟著樂團到處演出,常常有機會可以在觀眾面前表演自彈自唱。雖然看不到,但是總能感覺到台下觀眾的心與我緊緊相繫。第一次唱完『我願意』,熱烈的掌聲與安可聲刺激著我全身上下的感官,讓我受寵若驚!站起來接受鼓掌的那一刻,我知道,我的未來會帶著這些支持與掌聲,繼續勇敢的譜出屬於我的粉紅色交響曲。

 

 

社團法人苗栗縣視覺障礙者福利協進會          

聯絡方式:張春梅總幹事
 
地址:苗栗市北苗里義民街46號
電話:037-279631
傳真:037-279630

Email:color8421@yahoo.com.tw
網址:http://www.unitedway.org.tw/wedo/Org_Show.asp?Org_Num=1316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幸福多元 的頭像
幸福多元

多元樂活館--轉換心情 ' 認識不同生活學

幸福多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